郇悦未肆

震惊!那天地窖里竟然发生了……(一)

LMSS

卢修斯婚内出轨斯内普预警

主要是太喜欢德哈(划掉)德拉科,也不想要纳西莎死,目前就是这样了

本来是pwp,结果剧情太多了凑活看吧

系列比较长x

———————————————————————————————

即使地窖里有魔法加持,也总是显得阴暗潮湿,这样的环境或许很适合保存各种魔药材料,但肯定不适宜人居住。若是换个什么普通人,甚至一个普通巫师,常年的呆在这儿也会落下一身或大或小的病症。但黑漆漆的地窖蛇王并不是什么普通人,他是最年轻的魔药大师,且魔力深厚,魔法高强,按道理说,不论是魔药还是魔力,都足以保证这位强大的巫师先生身体健康而不受阴潮侵扰。

但是事实上,黑袍翻滚的魔药教授是以“头发油腻”“脸色苍白”“眉头紧皱”“眼神危险”闻名霍格沃兹的,无论怎么看都与“健康”这样的词扯不上关系。他总是熬夜甚至通宵的研究魔药,批改七个年级的魔药作业,不认真作息,不注意保养,他太过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了,简直是在以糟蹋身体为乐。他不在意,不在意自己,不在意自己身体是否健康;他活着,又好像的一意孤行的走向死亡。

铂金家主,卢修斯马尔福,差不多也是这样认为。他正在脚步匆匆的前往霍格沃兹最可怕阴森的地窖。虽然学生家长不能随意出入霍格沃兹,但马尔福总有办法。这次,卢修斯不惜动用校董力量,冒着被邓布利多提前盯上的风险,强势的要求到霍格沃兹来,就是为了我们不爱惜身体的魔药教授。

昨天晚上,或者说半夜,凌晨三点,卢修斯留在斯内普身上的魔法物品突然给睡梦中的卢修斯发了信号,银绿色的冷光将大铂金惊醒。他盯着那光,看它从绿色慢慢变成代表某种危险意义的红色。满室红光中,卢修斯皱起了眉头。

这动作不太马尔福,但他完全顾不上这个了。他唤来家养小精灵,吩咐他们准备上几瓶魔药带上,不管外面的天空依旧黑沉,联系邓布利多要求“履行校董对学校的监察义务”——视察学校。一通扯皮后,卢修斯和听到动静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的纳西莎打了个招呼,通过壁炉来到凌晨四点的霍格沃兹校长办公室。

卢修斯现在心急如焚,只能勉强维持马尔福的高傲和贵族礼仪和邓布利多继续“交谈”。危险的信号在卢修斯的脑子里尖叫,一声高过一声。终于,在邓布利多第三次向他推销他的麻瓜甜品并试图向他打探卢修斯来学校的用意后,卢修斯还是强硬的结束了这次谈话。他向邓布利多提出告辞,拒绝了陪同人员,很失马尔福风度的离开了八楼校长室。

从八楼到地窖路程不短,伴着一点点开始强盛的晨光,他穿过愈发阴森的走廊,在沉睡的美杜莎前站定。

凌晨五点的霍格沃兹,别说两边的画像,连最是活跃的那个哑炮都安静的在自己房间抱着他的猫睡觉;不论是精力充沛的小狮子还是注重养生的贵族斯莱特林,勤劳的小獾或者好学的小鹰,都不会在大清早闹腾。周围安静的吓人。

门上的美杜莎被蛇头杖粗鲁的敲击吵醒,长而卷曲的蛇发一点一点吐着蛇信。

“无礼的家伙!……啊,是马尔福先生,打扰一位女士睡眠可一点也不绅士。您这么早过来是要……”

“让我进去”

“口令,先生,您知道的。没有这个,不论您怎么敲打我的头发我都不会让您进去。”

卢修斯没有管这位被“吵醒”的装睡的女士的隐隐的埋怨,他掏出一个金色的怀表向她示意,上面的魔力波动让打算看热闹的女士(她当然知道自家教授新换的口令还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她,尽职尽责的美杜莎)不情不愿的打开了地窖的门。

“不要再给任何人开门,女士。”卢修斯随口命令道。

美杜莎翻了个白眼。


———————————————————————————————

突然发现有点多,离车远着呢等吧x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