郇悦未肆

震惊!那天地窖里竟然发生了……(二)

LMSS

卢修斯婚内出轨斯内普预警

主要是太喜欢德哈(划掉)德拉科,也不想要纳西莎死,目前就是这样了

等我什么时候在编吧

本来是pwp,结果剧情太多了凑活看吧

——————————————————————————————

卢修斯正站在霍格沃兹最可怕的魔药教授的同样可怕的办公室里。

地窖一如既往的阴暗潮湿,壁炉没有烧着,房间一片黑暗,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魔药味。卢修斯知道这种略显古怪的味道,是“狼毒药剂”,他最近在做这个药剂的生意,但这味道好像和以前的又有些不同。不过卢修斯现在可没有功夫想这个,他需要马上找到那个熬这幅魔药的人。

地窖里遍布斯内普设下的防御魔法,这使得卢修斯现在没法贸然动用魔法去找人,但顺着魔药味找人更方便,况且他对此很熟练。

他站到一堵墙前,再次晃晃手中的怀表。光滑的墙面上出现了一道漆黑的门,打开门,一眼就能看到那个站在坩埚旁边一身黑袍,浑身僵硬紧绷,脸色苍白浮肿的友人。面对着一锅咕噜冒泡的魔药的男巫,和卢修斯偶然看到的麻瓜童话里的巫师形象惊人相似。换做平时,铂金家主或许还会打趣几句,但现在

卢修斯只感觉很生气。

听到门开的声音,斯内普猛地抬起头,手上拿着魔杖做出防御的动作。动作迅速,反应敏捷,

他是(was)位优秀的战士。蛇王用他那被称之为“死亡射线”的目光警惕的看向入侵者,但在看到来者铂金色的长发后放松了姿态。这一紧一松,让强大如斯内普也晃了晃身体。

他一直在强撑着把这锅魔药熬完。为了这幅魔药,改良版狼毒药剂,他花了几天的时间在禁书区查找资料,计算并尝试各种魔药材料不同的比例搭配,熬制——失败——继续,直到昨天,还剩下最后几种方案。他毫无疑问的选择趁热打铁,昨天,他熬了一晚上。看着坩埚上螺旋上升的紫色烟雾和已经开始产生颗粒状沉淀物的青蓝色魔药,他知道这次对了,他很幸运的选择到了正确的一种,只要再过三分钟,顺时针搅拌三圈半,再逆时针搅拌五圈,最后加入半滴独角兽血,沉淀物消失液体变成银白色,这幅魔药就算完成了。这幅改良版的狼毒药剂至少可以保证那个狼人高枕无忧的在霍格沃兹待到这学期结束。

做完后,他也许可以休息一会,再面对每天都不得不面对的那群完全不能理解魔药的神奇和美好的小巨怪们。

好吧,斯内普本来是这么想的。

但是现在,他面前出现了……卢修斯?他为什么突然到霍格沃兹来?找小龙吗?

斯内普把做完的魔药收好,魔杖划过空气显示时间,不早了……或者是太早了。他皱着眉头从坩埚后面走出来,一边走一边用眼神询问友人来这的意义。

现在卢修斯已经快气疯了。

他知道友人一向不注意身体,劝他也不听,但真切的看到他过度劳累的虚弱样子,他敢保证,西弗勒斯至少水米未进的在坩埚前站了一晚上或许还多,没有睡眠没有休息没有……邓布利多或许是位伟大的领导人,但一定不是一个体恤下属的好领导。他的友人又通宵熬了魔药,而明天,魔药课依旧一节也不会少上。Sev每天都在透支自己的身体,还一直用魔法干扰自己送给他的监测物品。直到今天,西弗勒斯因为身体情况不足以支持干扰魔法,才被卢修斯发现了端倪。

卢修斯不敢想象,西弗的身体差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连这种魔法输出都不稳定了。如果让他这么去上明天的课,面对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学生“新奇”的想法和炸开的坩埚……没准下次就可以直接去圣芒戈找西弗了!

幸好……他来了,一定要让这个不爱惜自己身体的混蛋好好休息一下。


——————————————————————————————

休息……?

卢修斯:“真香!”

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双重意义吧???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