郇悦未肆

震惊!那天地窖里竟然发生了……(三)

LMSS粮太少了,悲痛

——————————————————————————————


卢修斯拿出来时准备的魔药递到斯内普手里,向他挑挑眉毛示意。斯内普没接魔药瓶,但看到了卢修斯手中的怀表,不禁露出一个略微懊恼的表情。好吧,他已经知道为什么卢修斯会来霍格沃兹了。

“我以为,卢修斯,你会知道我本人就是一个魔药大师,不需要你给我送什么多余的魔药,”斯内普最终还是接过魔药闻了闻,嗯……营养药剂,精力药剂,还有……美梦药剂?荣光药剂?卢修斯这是以为我像他一样在意羽毛吗。“尤其是这些……没有什么用的药。”

“我想,那是因为恰巧我的朋友他过于忙碌而没有功夫为他自己准备这些并不是没用的药,不是吗?”卢修斯耸耸肩,假笑着发出灵魂质疑,看到友人皱着眉嫌弃的样子,心情稍微好了点。

斯内普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喝了精力药剂,他现在确实没有功夫为自己熬上一副魔药了,但是其他的……还是从哪来到哪去吧。

“出来吧卢修斯,我不能用这个魔药间招待你,这位尊贵的……稀客。”

 

一黑一金两人坐在地窖的沙发上,斯内普放任自己的身体靠着沙发而不是挺直坐着,卢修斯风姿绰约的斜倚在扶手上,手中把玩着自己的蛇头杖

“我亲爱的——Sev,或许我可以期待你的解释,关于你的……身体。我需要用几个咒语来验证我的猜想吗?”

“我以为斯莱特林的友谊尊重彼此的隐私,卢修斯。”

“是的,‘友谊’,my Sev”但是卢修斯刚才只是象征性的征求了一下意见,他已经把一沓检测魔咒甩到斯内普的身上了,魔咒在空气中闪烁着不同的颜色,随着反馈回来的信息越来越多,卢修斯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他阴沉着脸,狠狠瞪了一下平常都是瞪别人的魔药教授。

“你今天请假,西弗勒斯,你不能再去上魔药课了,魔药也不许熬。”卢修斯的语气是不可控制的生硬“我是否该向邓布利多抗议,关于他疑似虐待教职人员?你是想去见梅林了吗?”说着飞来一张羊皮纸,用咒语毫不客气的写下了给邓布利多的请假条,并附上自己的校董签名,从壁炉直接扔给现在一定还在校长室享用麻瓜甜品的邓布利多。然后接着用不赞同的目光谴责斯内普。

“啊……也许是去见Lily也说不定”斯内普态度敷衍的应着友人的谴责,一只手搭在脸上,毫不在意的仰着头看着一个个魔咒在自己身上起反应。卢修斯听到这话脸更黑了,他忍着心中极大的不悦(也许还有嫉妒?)继续刚才挥魔杖施咒的动作,直到……


——————————————————————————————

邓布利多:人在桌前做,锅从壁炉来???



后情提要:

“西弗勒斯斯内普!你还受伤了!是不是如果我没来没问你就任由自己身上带着伤?你伤还没好就熬夜做魔药吗!真是……过来!”

斯内普并不太想动,但是……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