郇悦未肆

震惊!那天地窖里竟然发生了……(五)


面对卢修斯的…指责?斯内普撇撇嘴算是默认。


不是他不想用说话的方式回答,是他现在确实有点说不出话,疼的。这种疼不像是当初在黑魔王面前挨几个钻心剜骨那样的绝望的疼,精神紧绷着还要拼命运转大脑封闭术。他现在,处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他的办公室,旁边是可以放松信任的人——卢修斯,而且他的身体也不是战时的巅峰状态,长达十几年的自我折磨让他此时此刻异常的虚弱,生理,心理。


斯内普有一点心虚,他无法维持自己一贯的冷硬骄傲,稍微有点底气不足。他自己,绝对比卢修斯清楚自己的身体,战争的前奏已响,不论是为了即将到来的事件做准备,还是为了…什么关心自己的人,都应该把身体搞好,只是…


只是,也许是因为受了伤,也许是因为最近的事让他的精神不太好,也许……他突然没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在卢修斯来之前。


他有一个足够勇敢而不屈的灵魂,也有一颗足够强大而坚定的心,但灾难和痛苦打击他,绝望和悔恨折磨他,自我否定自我责备像个旋涡没有边界,黑暗如潮水般侵袭和鞭打他的灵魂,身体上的虚弱让他心中立起来的屏障动摇。有那么一瞬间,他心如死灰,无力坚持。


以前,十几年间斯内普也难免的有过几次这样的情绪低谷,他有经验对付它——不分昼夜的工作,用魔药和忙碌(也许还有扣格兰芬多或者救世主的分)来控制自己心中的灰暗和低潮。


每次他都想,如果撑过去了,他就好好收拾好自己的心态,也收拾好自己的身体,继续为了保护那个不把Lily给他的命当命的小巨怪波特做好一切准备;如果撑不过去,也算是解脱。

很懦弱,不是吗。斯内普自嘲的想。


光看表情卢修斯就知道西弗勒斯又在钻什么牛角尖,他恨恨地看了一眼依旧不出声的斯内普,用魔药一点点清理他身上的伤,小心翼翼,像对待一件脆弱又昂贵的黑色瓷器;然后解开他身上的禁锢咒,递给他一瓶紫色的魔药,从某个秘密的口袋变出来的

“这瓶内服,顺便治治你别的伤”


斯内普接过魔药,哦他不得不这么做,然后闻了闻,心里默默判断它的价值。这绝对是马尔福家用来保命的珍贵药剂,制作的原材料大多已经踪迹难寻,制作步骤复杂的连他都需要谨慎对待。这样的药,给他治伤?


卢修斯可不管斯内普心里如何百转千回,他清理外伤的工作还没做完呢。斯内普一口饮尽那瓶紫色的魔药……哦,是下了雨之后地上的泥巴味,虽然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和他本人的作品可以媲美),但效果真的不错。它刚服下就开始发挥药效,从内里一点点修复斯内普千疮百孔的身体,过了不到十分钟,他的胸膛上就只剩下一大片粉色的疤了。

祛疤药水很容易,虽然斯内普并不觉得有做它的必要。


“你就那么在意她?那个格兰芬多的泥……那朵百合花?所以,你是爱她吗?啊?”卢修斯等着一双灰蓝色的眼睛质问斯内普。


良久的沉默后,斯内普终于开口,“我害死了她……不论我再怎么样,这都是我应有的结果。她是(was)我最好的朋友,我最爱的姐妹。我无可质疑的爱她…对不起她

我无法原谅自己”


“所以你想死,对吗?为了你的负罪感,是吗?”

“那我呢?”

…………

“II'm sorry,Lucius .”


吻,疯狂的吻……



———————————————————————————————————

我只是想,教授太累了,如果有个人能让他放松一下,容许他懦弱,虚弱一下,不那么强大,不那么厉害又恶毒(……x),可以卸下,哪怕暂时卸下带刺的铠甲…

如果真的可以有,多好啊

(而且一身刺怎么开的起来车x)

不要骂我!!!下一章开始上车了!我不管亲亲自行车也是车!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