郇悦未肆

震惊!那天地窖里竟然发生了……(六)

lmss!!!


我想到了!在那个黑魔王统治的时代,两个人为了保护对方,不暴露他们的关系,对记忆用了混淆咒!包括“用咒”这件事情。他们只是“知道”曾经彼此是爱侣,但不“清楚”。

但是纳西莎“知道”又“清楚”……emmm

———————————————————————————————————

吻,疯狂的吻。


铂金贵族实在不想再听斯内普这张嘴说任何话了,他直接扑了上去,准确的吻上那双刻薄的唇瓣。时隔多少年后的又一次接吻,这让卢修斯有点魔怔了。自己记忆中面前这个人的味道早就模糊了,恍惚间,又好像从来没有忘记过。少年嘴里清苦的味道久经吮吸会变得甘甜,现在那清苦依旧,却又多了点什么。


时间真是奇妙,它总是溜得太快,走得太久了,久到两个人都以为,这一生也只能以友情做结。


斯内普倒在书桌上,硬邦邦的桌面被施了软垫咒,半长的黑发瘫在桌子上,与长长的铂金色发丝亲密纠缠。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放任本能驱使自己的舌头与对方的舌头在温热的口腔里共舞,发出啧啧的水声。


此时,不论是卢修斯还是斯内普都没做什么除了接吻之外的事情,他们一躺一趴地叠在书桌上。卢修斯空出双手捧着斯内普的脸吻得很忘情!斯内普也在一开始的震惊后没有挣扎的任由卢修斯抱着(他也抱着卢修斯的肩膀),任他予取予求。


两个人都有点神情恍惚,好像回到了他们以前,黑湖畔青涩的少年小心翼翼的探索着彼此,小斯内普像个虔诚的殉道者一样把自己的整具身体献给心中的神明。


卢修斯是神吗?沉溺在亲吻里的斯内普暂时想不出来这么“高深”的问题,但他仍记得月光般闪亮的金发,那是比起太阳,更属于地下的蛇类的颜色,那光芒傲慢的高高在上,而他自己是一条生活在黑暗的地下,贪恋光芒的蛇。


他们吻着,像要把对方吞噬殆尽的狂热。在彼此的唇舌间交换甜蜜与苦涩,舌尖扫过牙床和一排牙齿,游离间顶弄敏感的上颚。他们从嘴唇吻到最深处的接近咽喉的地方并且来回流连,最后与另一位舞者汇合。


渐渐的,这个吻开始平静下来,不似刚才疯狂的掠夺,而变得极缠绵,极甜蜜。两位灵活的舞者轻柔的滑动,仿佛融化的化为实质的甚笃的爱意。牵勾,辗转,两舌相互触碰,紧贴,因为不舍得分开浅浅翻滚……


卢修斯感觉自己简直要落下泪来,在浸满最真诚的爱的触碰里,一切欺骗和自我欺骗都溃不成军,一切真情实意都无所遁形。

时过境迁,他们仍毫无疑问的爱着彼此,也许在意识到之前还能把之间所有心灵上的牵动当做友情(一个魔咒),可当伪装的衣服被剥离,掩藏的过去被记起,再去审视回忆里的每句话,每个动作,都是藏也藏不住的爱在流露,在宣泄,在哀嚎。

即使在最绝望的时刻,爱意也不会消失,而会变得更深沉和刻骨铭心。

爱以时光为刀,把自己刻进两个人灵魂的最深处,也许无法一眼就看见,但足够终身难忘。


当他们终于气喘吁吁的从吻中分开——这可不容易,他们无数次的想要停止亲吻,却又在彼此交缠的呼吸中收到引诱的再次贴合。他们分开太久了……


———————————————————————————————————

卡车真的不是个好习惯呼,不要打我啊啊啊我只是个可怜的赫奇帕奇x

评论(5)

热度(36)